欢迎光临173小说分享阅读网-一个分享网络小说阅读的网站
收录(345)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个人推荐 >

《最强装逼打脸系统》

“年轻人,当年我开始装逼的时候,你们还只是一滴液体!”
 
“仙子,随在下走一趟,保证带你装逼带你飞,带你一起嘿嘿嘿!”
 
身披狂徒铠甲,肩扛日炎斗篷。左手无尽之刃,右手诛仙神剑。
 
横扫修仙界无敌手,就问一声还有谁?装逼如风,常伴吾身!长路漫漫,装逼相伴!徐缺踏上了一条装...
来源:网络作者:太上布衣阅读量:发布时间:2019-03-13
第1章 我有系统我最吊
 
一缕刺眼的阳光照耀下,徐缺微眯着眼睛醒来。
 
脸上有些痒痒的,周围似乎是一片草丛。
 
“我不是出车祸死了么?怎么又活过来了?”
 
他有些惊讶,可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自己是如何死里逃生,眼前的景象便使得他立刻激动的瞪大了眼睛。
 
随即就懵逼了!
 
只见一名长得像仙女一般的古装女孩,竟对准他躺着的草丛位置,一点一点地将她那古代裙装给提了上去,然后作势就要蹲下来……
 
天呐!
 
这女孩,该不会是想要……
 
不会吧?不能够呀!
 
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,怎么会随地方便呢?而且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一个人,也不可能偷看呀……
 
徐缺瞪大了眼睛。
 
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漂亮女孩在自己的眼前彻底褪下了裙摆,里面的亵裤也一点一点地脱了下来,入眼就是一片嫩白嫩白的,还带着一股女子身上独有的体香。
 
这顿时就让徐缺没法淡定了。
 
眼看那女孩就要瞄准自己脑袋的位置方便,徐缺紧忙将脑袋从茂密的草丛堆中使劲钻了出来,大喊道:
 
“姑娘,你这是干嘛,可不能随地大小便呀!”
 
场面顿时一僵。
 
女子半蹲在地上,整个人也僵化了,然后……
 
“啊……”
 
她发出了一声尖叫,惊慌失措的放下裙摆,整个人噌的一下从原地弹起,竟踩着一把利剑横空飞掠而去。
 
我靠,这是啥?御剑飞天?
 
原来,真他妈是仙女啊?
 
徐缺顿时吓了一跳,与此同时,脑袋里也突然涌出一大段陌生却熟悉的记忆,宛若与生俱来经历过的一般。
 
穿越!我他妈穿越了!
 
立刻读档脑海当中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,徐缺理清了一切。
 
这里竟然是一个修仙世界,就像眼前这个愤怒得御剑飞天的小仙女一般,人是可以修炼各种功法成仙的。
 
而自己这幅身体的主人竟是当今驸马爷,可这位驸马爷却是十足的倒霉蛋。
 
他本身只是个穷苦孤儿,却拥有千年难得一遇的独特灵根。
 
年幼时,在机缘下被皇帝看中招为驸马,提供无数天材地宝给他修炼,短短六年间便凝结腹丹,踏入了金丹期。
 
当他踏入金丹期的那一天,才真正与公主入了洞房,于是接连七天七夜都是在婚床上渡过,结果那位美得妖艳的公主如狐媚,竟将他浑身修为采补一空,甚至连灵根天赋也被一并夺走。
 
天才驸马爷才刚新婚便沦为废人,已经没有了丝毫利用价值的他被低调连夜送出宫外,在发配到边疆的路上被皇帝安排的人一掌拍死,气绝身亡,最后被弃尸于此。
 
“唉,可惜了!”
 
理清了这些记忆,徐缺满脸遗憾之色,摇头叹了口气,懊恼道:“该死的!怎么就没提早一步,穿越到和美艳公主疯狂在床上做运动的快活时候呢?”
 
想起那位美艳公主在婚床上销魂的媚意,傲人的身段,以及风情万种的喘息,徐缺就愈发觉得可惜,来迟了一步啊!
 
“大胆淫贼,竟然敢偷窥本姑娘如厕,给我纳命来!”
 
这时,一道娇斥声突然传来,竟是那位仙女去而复返。
 
她满脸通红的羞愤,眼神当中却带着无尽的杀意,脚下还踩着那柄寒芒凌冽的利剑,朝徐缺杀了过来。
 
“我靠,仙子,这绝对是误会啊!明明是你一屁股蹲在了我躺着的地方,还有……你就算要杀我泄愤,也请你先把裤子提上去好不好?你这个样子,让我很没有逃跑的动力啊!”
 
徐缺大喊了一声,拔腿就跑。
 
女子顿时脸色一变,面红耳赤的将裙摆下的亵裤一提,呸了一声,怒斥道:“淫贼找死。”脚下利剑飞行的速度陡然加快,嗖嗖朝着徐缺杀去。
 
飞奔狂跑间,徐缺疯狂地想着逃命的办法。
 
突然之间,脑中灵光一闪。
 
当即就脚步一停,伸手从怀里摸出一块熟悉的令牌,转身就对着女子大喊道:“大胆妖女,我乃当今火元国驸马,你敢对我不敬?小心我诛你九族!”
 
就在这时,徐缺脑袋里就突然就响起一连串的系统提示音。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激活装逼打脸系统,本系统将为您保驾护航,助你装逼助你飞!”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装逼成功,奖励装逼值1点,是否进入商城兑换?”
 
“系统检测到宿主‘徐缺’能力低弱,难以在本世界难度下生存,特奖励新手大礼包一份,是否查看礼包?”
 
在提示音响起的同时,眼前还弹出一道光幕窗口,上面显示着几条信息数据。
 
“宿主:徐缺
 
境界:凡人手无缚鸡之力
 
经验值:0100
 
装逼值:1点
 
功法:无
 
职业:无
 
地位:东荒大陆火元国驸马
 
……”
 
“嘶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 
徐缺先是倒吸了一口气,紧跟着难以抑制的放声狂笑起来。
 
这什么装逼打脸系统,一听就是为我量身打造,助我叼破天际的逆天系统啊!这下可有得玩了。
 
“淫贼,死到临头,你有什么好笑的?”
 
突然,一声娇斥把徐缺从狂喜中拉了回来。
 
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面前十几米处,手里面拿着飞剑指着他,水灵灵的大眼睛却警惕狐疑的盯着他。
 
徐缺眼眸微眯,想了一下,突然冷笑道:“我乃是火元国的驸马爷!连尊贵的皇室公主我都想看就看,你也就颇有姿色而已,本驸马爷愿意看你那是你的福气!别以为拿着飞剑就能喊打喊杀,本驸马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修仙天纵奇才,还会怕你这个小丫头片子?来来来……想要跟我动手是不是?有种你靠近我一步试试?”
 
“叮,恭喜宿主‘徐缺’装逼成功,奖励装逼值1点。”
 
果不其然,徐缺耳边那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系统提示音再度响起,他忍不住再度大笑了起来。
 
原来这装逼打脸系统真的是顾名思义,只要装逼就能获得装逼值,就能升级,就能获得系统的种种奖励……
 
“对了,好像还有个礼包。”徐缺眼中陡然一亮,用意识喊道:“查看礼包。”
 
顿时,眼前光幕窗口的画面一变,出现了一个方形礼盒,礼盒被打开,几道流光跃出,一闪而逝。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获得初阶经验丹,服用可得一万经验值。”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获得初阶神行遁走符两张,使用后可瞬间移动到方圆五公里之外的任何地方。”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获得初阶太古五行诀注:初阶篇只能修炼至筑基期,后续可到商城进行兑换。”
 
“叮,检测到宿主‘徐缺’灵根残缺,不满足修炼条件,系统将为您补全所有灵根。”
 
当即,徐缺感觉体内像被一股电流贯穿,头皮瞬间发麻。
 
可紧随而至的是一种舒畅感,浑身毛孔像被彻底打开,贪婪的汲取四方灵气。
 
轰!
 
很快,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变得与大自然更加亲近,仿佛能融入万物,掌控万物。
 
可他很清楚这种感觉是多么熟悉,当年天火灵根还没被公主采补夺走时,便是对火焰有如此亲切的感觉,而今系统不仅将他的天火灵根修复,更是补全了其他属性的灵根。
 
金木水火土,一下子五种灵根都齐了,而且每一条皆是最上乘的“天”级。
 
我了个去,这是要逆天啊!
 
想到这,徐缺终于忍不住振臂高呼:“系统在手,天下我有,什么狗屁火元国公主皇帝,等我徐缺升级归来,就把你们全踩在脚下,踏得粉碎。”
 
“大胆淫贼,既然自称是火元国的驸马,竟还敢口出狂言,妄图弑君?”旁边女子有点听傻了,这驸马失心疯了吗?竟敢说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话来。
 
“叮,恭喜宿主‘徐缺’装逼成功,获得装逼值1点。”
 
徐缺这才缓过神来,嘴角微微一抽,妈的,顾着装逼展望未来,差点忘记眼下这个麻烦,得赶紧想办法跑路才行。
 
“对了,经验丹!”
 
他突然想起新手大礼包中还有一颗初阶经验丹。
 
没有丝毫迟疑,紧忙用意念操作系统界面,打开一个包裹,三件物品赫然出现在其中。
 
“使用,使用。”徐缺盯住其中两样物品,心中大喊。
 
脑海里顿时传来一连串系统提示音:
 
“叮,恭喜宿主‘徐缺’修炼太古五行诀成功。”
 
“叮,宿主‘徐缺’服用了初阶经验丹,获得一万经验值。”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升级,当前境界炼气期一层。”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升级,当前境界炼气期二层。”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升级,当前境界炼气期三层。”
 
……
 
“恭喜宿主‘徐缺’升级,当前境界炼气期十层。”
 
短短数息之间,徐缺从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变成修仙者,直接冲刺到炼气期十层,距离筑基期仅仅一步之差。
 
而且他现在的实力,竟比正常的炼气期十层还要强大无数。
 
原因就是他拥有了五条天灵根,这就等于一个人拥有了寻常人五倍的实力。
 
甚至在这五种不同灵气的相生相克属性下,爆发出来的力量就远远不止五倍那么简单。
 
“这回可真是没话说了,我不无敌谁无敌?”
 
徐缺内心止不住激动起来。
 
但这时,对面那女子却是挥舞起一道流光,划过云霄,锋芒毕露的剑刃眨眼间如毒蛇般窜了过来。
 
“我靠,仙子,我只是叫你这个小美人上前来给本驸马爷好好瞅瞅的,谁让你出剑了?你这是偷袭!是暗算!”
 
徐缺见着飞剑袭来,顿时吓了一大跳,当即张口破骂。
 
可骂归骂,脚下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,顺势往后一滑,手指尖竟凝出一缕水元灵气,轻轻弹在迎面掠来的剑刃上。
 
“当!”
 
一声颤音脆鸣,利剑被他弹飞而出。
 
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 
女子顿时呆住了,宗门里能如此轻巧破解这一剑的,除去那些修为高深莫测的师叔伯不说,至少也得筑基期六层的那些师兄姐才能做到呀!
 
“我就纳闷了,都说了刚才的事是误会,你还老是纠缠不清,居然还想杀我?别以为你长得像仙女我就不打你,反正刚刚也没看清楚,这回我就光明正大的看一次。”
 
徐缺恼火骂道,脚下禹步踏出,土元灵气顿时融入大地,速度猛然倍增,眨眼间便出现在女子面前。
 
紧跟着,一缕水元灵气涌出掌心,环绕四方,女子还未来得及反应,当场就被禁锢。
 
“淫……淫贼,你想干什么?”女子大惊失色,感觉体内的火元灵气被全面压制。
 
“嘿嘿!既然你都叫我淫贼了?那我可不能白白背这个锅。”
 
徐缺一脸贱笑,眉毛一挑,伸手就直接扒向女子的裙摆。
 
    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可阅读更多